足球比分 > 社会焦点 > 环境污染,养鸡场获赔20余万元

原标题:环境污染,养鸡场获赔20余万元

浏览次数:137 时间:2019-09-20

辽宁省东港市菩萨庙镇常胜村村民倪旭龙1993年建起了一座温室甲鱼养殖场,每年利润不菲,日子过得很滋润。

日前,随着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维持一审判决,一场历时近5年的噪声环境污染纠纷案画上了句号。某物探公司因施工产生噪音导致养殖场遭受重大损失,被判赔偿20多万元。 2008年2月22日,东营市河口区东港养殖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会成到养殖场后,惊讶地发现养殖场里的鸡、鱼大面积死亡,鸡舍和房屋也有不成程度的裂痕。经过建筑部门检测,鸡舍墙体出现裂缝多在鸡舍山墙处,为竖向裂缝,从裂缝的形态分析不是由于地基不均匀沉淀造成的。后发现某物探公司正在附近作业,怀疑为物探公司放炮所致。经清点,发现养殖场鸡死亡总数为2720只,鱼死亡了一批。经鉴定,这次事故造成的损失为20余万元。 东港养殖公司和物探公司协商未果,将后者告上法庭。河口区法院一审认为,物探公司进行勘探作业时,原告东港公司的养殖场已正常经营,养殖场的建立没有违反有关规定。《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规定,在生产过程中产生振动等偶发性噪声的单位,应有效控制噪声污染,保障居民的正常生产、生活。《环境保护法》规定,生产建设或其他活动中产生的振动是一种对环境造成污染和危害的因素。综合本案中原告提供的证据可以看出,物探公司钻探作业放炮产生噪音,导致了养殖场的鸡舍墙体裂缝、鸡和鱼的死亡,理应承担赔偿责任。法院一审判决物探公司赔偿养殖公司20余万元。 物探公司不服提出上诉。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物探公司施工行为合法,并不能免除因此产生的责任。因污染环境发生纠纷,污染者应当就法律规定的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情形及其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物探公司作为地震勘探开发行为的实施者,是污染源的控制者与排放者,即污染者。物探公司无法证明与损害行为不存在因果关系,应当承担责任。遂终审维持一审判决。

2000年3月,丹东海洋红风力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在倪旭龙的养殖场附近开始大规模安装风力发电机组,其中最近处距离养殖场只有100多米。风电机场安装仅半年后,养殖场的甲鱼开始大量死亡。

倪旭龙怀疑是风电机组的噪音对甲鱼有影响,于是委托辽宁省淡水渔业环境监督监测站进行论证。专家认为:风力发电机叶轮转动投影及噪声扰乱改变了温室大棚中甲鱼所需的安静生活环境,导致一系列不良后果。

倪旭龙与海洋红公司多次交涉,但对方否认发电机对甲鱼有影响。倪旭龙随即向东港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03年6月,海洋红公司也申请农业部黄渤海区渔业生态环境监测中心对“海洋红公司风力发电厂对室内养殖甲鱼生长影响”进行现场试验鉴定。结论为:试验现场的噪声、电磁辐射以及转动的阴影,不会对甲鱼的存活和生长造成影响。

同一件事,怎么得出两个结论?倪旭龙质疑渔业生态监测中心的鉴定超出该局业务范围。东港法院也向农业部渔业局致函提出:渔业生态监测中心是否有“渔业污染事故调查鉴定”的资格,是否有鉴定室内养殖甲鱼死亡的资质。农业部渔业局复函称:“渔业生态监测中心持有我局颁发的《渔业污染事故调查鉴定资格证书》,具有渔业污染事故调查资格”,对其它问题则未作答复。

2010年7月5日,东港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倪旭龙对被告丹东海洋红风力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的诉讼请求。倪旭龙不服,提出上诉。2010年11月2日,丹东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倪旭龙不服判决,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日前,辽宁省高院再审后作出判决:撤销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及东港市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判决丹东海洋红风力发电有限责任公司赔偿倪旭龙经济损失131万余元。

主审此案的法官认为,环境污染侵权责任纠纷实行因果关系举证责任倒置,但被侵权人应当首先承担污染行为与损害之间具有关联性的初步举证责任。被侵权人初步举证责任完成后,则由污染者举证证明污染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如果污染者不能充分举证证明,应当认定污染行为与损害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故判决支持原告请求,判决风电场赔付原告相关损失。

本文由足球比分发布于社会焦点,转载请注明出处:环境污染,养鸡场获赔20余万元

关键词:

上一篇:湖南汉宣州区大力发展清洁财富类型,山东赛奥

下一篇:没有了